孔穿

编辑:学习号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09-26 14:00:07
编辑 锁定
孔穿:男,汉族,字子高,中国战国时期鲁国(今属山东省)人。孔箕之子,孔子的6世孙。生卒年月不详,终年51岁。 以曾与春秋战国时代着名思想家公孙龙辩论而成名。
本????名
孔穿
别????称
kong chuan?
字????号
字子高
所处时代
战国时期
民族族群
汉族
出生时间
不详
去世时间
不详

孔穿生平

编辑
孔穿博学,清虚沉静,有遁世之志,楚、魏、赵三国交聘,均不就。他常与赵国公孙龙会于赵国公子平原君处。公孙龙善为“坚白异同”之辨,孔穿据理相争,折服了公孙龙。平原君曾告公孙龙,不要再与孔子高辩论了,说:“其人理胜于词,公词胜于理。词胜于理,终必受绌。”

孔穿记载

编辑

孔穿《孔从子》

孔从子》载:公孙龙者、平原君之客也、好刑名、以白马为非白马、或谓子高曰、[子高孔穿之字孔箕之子汲之元孙]此人小辨而毁大道、子盍往正诸、子高曰大道之悖.天下之校枉也.吾何病焉.或曰虽然、子为天下故往也、子高适赵、与龙会平原君家、谓之曰仆居鲁、遂闻下风、而高先生之行也、愿受业之日久矣、然所不取於先生者、独不取先生以白马为非白马尔、诚去非白马之学、则穿请为弟子、公孙龙曰、先生之言悖也、龙之学、正以白马非白马者也、今使龙去之、则龙无以教矣、今龙为无以教、而乃学於龙、不亦悖乎、且夫学於龙者、以智与学不逮也、今教龙去白马非白马、是先教也、而後师之、不可也、先生之所教龙者、似齐王之问尹文也、齐王曰、寡人甚好士而齐国无士、尹文曰今有人於此、事君则忠.事亲则孝.交友则信.处乡则顺.有此四行者.可谓士乎.王曰善.是真吾所谓士者也.尹文曰王得此人.肯以为臣乎.王曰所愿不可得也.尹文曰使此人於广庭大众之中.见侮而不敢斗.王将以为臣乎.王曰夫士也见侮而不斗.是辱则寡人不以为臣矣.尹文曰虽见侮而不斗是未失所以为士也.然而王不以为臣.则乡所谓士者乃非士乎.夫王之令.杀人者死.伤人者刑.民有畏王令故见侮终不敢斗.是全王之法也.而王不以为臣.是罚之也.且王以不敢斗为辱.必以敢斗为荣.是王之所赏.吏之所罚也.上之所是.法之所非也.赏罚是非相与曲谬.虽十黄帝固所不能治也.齐王无以应.且白马非白马者.乃子先君仲尼之所取也.龙闻楚王张繁弱之弓.载忘归之矢.以射蛟兕於云梦之囿.反而丧其弓.左右请求之.王曰止也.楚人遗弓.楚人得之.又何求乎.仲尼闻之.曰楚王仁义而未遂.亦曰人得之而巳矣.何必楚乎.若是者.仲尼异楚人於所谓人也.夫是仲尼之异楚人於所谓人.而非龙之异白马於谓马.悖也.先生好儒术而非仲尼之所取也.欲学而使龙去所以教.虽百龙之智固不能当前也.子高莫之应.退而告人曰言非而转.巧而不理此固无所不答也.异日平原君会众宾而延子高.平原君曰先生圣人之後也、不远千里来顾临之欲去夫公孙子白马之学、今是非未分而先生飜然欲高逝、可乎、子高曰理之至精者则自明之.岂任穿之退哉.平原君曰至精之说、可得闻乎、答曰其说皆取之经传.不敢以意.春秋记六鷁退飞.睹之则六.察之则鷁.鷁犹马也.六犹白也.睹之得见其白.察之则知其马.色以名别内由外显.谓之白马.名实当矣.若以丝麻加之女工为缁素青黄.色名虽殊.其质则一.是以诗有素丝.不曰丝素.礼有缁布.不曰布缁.〈牜丽〉牛元武.此类甚众.先举其色.後名其质.万物之所同.圣贤之所常也.君子之谓贵当物理不贵繁辞.若尹文之折齐王之所言.与其法错故也.穿之所说於公孙子.高其智悦其行也.去白马之说.智行固存.是则穿未失其所师者也.称此云云.没其理矣.是楚王之言楚人忘弓楚人得之.先君夫子探其本意欲以示广.其实狭之.故曰.不如亦曰人得之而巳也.是则异楚王之所谓楚非异楚王之所谓人也.以此为喻.乃相击切矣.凡言人者.总谓人也亦犹言马者.总谓马也.楚自国也白自色也欲广其人.宜在去楚.欲正名色.不宜去白.忱察此理.则公孙之辨破矣.平原君曰先生言於理善矣因顾谓众宾曰、公孙子能答此乎.燕客史由对曰辞则有焉.理则否矣.公孙龙又与子高记论於平原君所、辨理至於臧三耳、公孙龙言臧之三耳甚辨析子高弗应、俄而辞出、明日复见平原君、曰畴昔公孙之言.信辨也.先生实以为何如.答曰然.几能臧三耳矣.虽然.实难.仆愿得又问於君.今为臧三耳甚难而实非也.谓臧两耳甚易而实是也.不知君将从易而是者乎.亦从难而非者乎.平原君弗能应.明日谓公孙龙曰、公无复与孔子高辨事也.其人理胜於辞.公辞胜於理.辞胜於理.终必受诎。

孔穿《公孙龙子》

公孙龙子载:公孙龙,六国时辩士也。疾名实之散乱,因资材之所长,为“守白”之论。假物取譬,以“守白”辩,谓白马为非马也。白马为非马者,言白所以名色,言马所以名形也;色非形,形非色也。夫言色则形不当与,言形则色不宜从,今合以为物,非也。如求白马于厩中,无有,而有骊色之马,然不可以应有白马也。不可以应有白马,则所求之马亡矣;亡则白马竟非马。欲推是辩,以正名实而化天下焉。龙于孔穿会赵平原君家。穿曰:“素闻先生高谊,愿为弟子久,但不取先生以白马为非马耳!情去此术,则穿请为弟子。”龙曰:“先生之言悖。龙之所以为名者,乃以白马之论尔!今使龙去之,则无以教焉。且欲师之者,以智与学不如也。今使龙去之,此先教而后师也;先教而后师之者,悖。“且白马非马,乃仲尼之所取。龙闻楚王张繁弱之弓,载亡归之矢,以射蛟口于云梦之圃,而丧其弓。左右请求之。王曰:‘止。楚人遗弓,楚人得之,又何求乎?’仲尼闻之曰:‘楚王仁义而未遂也。亦曰人亡弓,人得之而已,何必楚?’若此,仲尼异‘楚人’与所谓‘人’。夫是仲尼异‘楚人’与所谓‘人’,而非龙‘白马’于所谓‘马’,悖。”“先生修儒术而非仲尼之所取,欲学而使龙去所教,则虽百龙,固不能当前矣。”孔穿无以应焉。
翻译孔穿对公孙龙说:“向来听说先生道义高尚,早就愿为弟子,只是不能同意先生的白马不是马的学说!请你放弃这个说法,我就请求做你的弟子。”
白马非马”是公孙龙成名的得意之作,要他放弃,那他公孙龙也就不成其为公孙龙了。所以公孙龙回答孔穿说:“先生的话错了。我所以出名,只是由于白马的学说罢了。现在要我放弃它,就没有什么可教的了。”接着公孙龙又批评孔穿的求学态度:“想拜人家为师的人,总是因为智力和学术不如人家吧;现在你要我放弃自己的学说,这是先来教我,而后才拜我为师。先来教我,而后再拜我为师,这是错误的。”
在前哨战中,孔穿已处于下风。公孙龙不愧为一位能言善辩的逻辑学家。他在教训过孔穿以后,又针对孔穿其人,宣传起自己的理论。公孙龙引经据典地说:“白马非马的说法,也是仲尼(孔子)所赞同的。”孔子所赞同的,你孔穿还能不赞同吗?
公孙龙对孔穿讲了一个故事:当年楚王曾经张开【繁弱弓】,装上【亡归箭】,在云梦的场圃打猎,结果把弓弄丢了。随从们请求去找。楚王说:“不用了。楚国人丢了弓,楚国人拾了去,又何必寻找呢?”仲尼听到了说:“楚王的仁义还没有做到家。应该说人丢了弓、人拾了去就是了,何必要说楚国呢?”公孙龙评论道:照这样说,仲尼是把楚人和人区别开来的。人们肯定仲尼把楚人和人区别开来的说法,却否定我把白马与马区别开来的说法,这是错误的。
末了,公孙龙又做了总结性的发言:“先生遵奉儒家的学术,却反对仲尼所赞同的观点;想要跟我学习,又叫我放弃所要教的东西。这样即使有一百个我这样的人,也根本无法做你的老师啊!”孔穿无法回答。
词条标签:
学者 人物